第五百三十八章 隔在远远乡

                小说: 剑来 作者: 烽火戏诸侯 更新时间:2019-04-25 22:49:02 字数:6128 阅读进度:495/521

                水霄国是一座久负盛名的湖泽水国,包括京城在内,绝大多数州郡城池,都建造在大小不一的岛屿之上,故而水运繁忙,舟船众多。有一条入湖大溪名为?#19968;?#27700;,水性极柔,两岸遍植桃树。路上游客络绎不绝,多?#24708;?#21517;而来的邻国雅士名流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就沿着这条溪水,没有径直去往一座临湖县城,而是岔出小路,来到一处仙家胜地,?#19968;?#28193;,修道之人,只需要破开一?#26469;?#27973;障眼法的山水迷障,便能够走入渡口,进入秘境之后,视野豁然开朗,?#19968;?#28193;有一座青?#21073;?#38738;山四周是一座静谧小湖,湖水幽绿,渡口上方常年有白云悬空,如一位青衣仙人头顶雪白冠冕,渡船往来,都要经过那座云海,凡夫俗子往往不得见渡船真容。

                ?#19968;?#28193;隶属于水霄国第一大仙家府邸,彩雀府,府内皆女修,常年淬炼桃溪之水与诸多仙家草?#20928;?#21321;,加上一桩上古遗传的独门秘术,编织一种山门制式法袍,彩雀府穷其人力物力,一年编织法袍不过六件,据说宝瓶洲中部各大山头的谱牒仙师,已经预约到了百年之后,多是为下五境瓶颈附近的祖师堂嫡传弟子准备,作为庆贺将来跻身中五境的贺礼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对于?#20439;?#28193;船一事,陈平安早已熟稔,在渡口悬挂“春在溪头”匾额的锦绣高楼内,询问渡船事宜,付钱领取一块绘有精美?#25925;?#22270;案的桃?#20061;疲?#22312;今夜子时启程,去往龙宫洞天,沿?#20928;?#20572;留次数较多,因为会在许多仙家景点稍作停留,以便客人下船游历山河。这种生财路数,其实宝瓶洲那条地下走龙道,?#32422;?#32769;龙城?#37117;?#30340;桂花岛,都?#23567;?#20056;客?#19981;叮?#20197;美景养眼,顺便购买一些各方仙家特产,地方仙家府邸更欢迎,人来人往,都是长脚的神仙钱,渡船挣些沿路仙家的香火情,说不定还可以分红,一举三得。

                彩雀府在渡口这边专门开辟出一座天?#36335;唬?#28216;客可以欣赏十数道法袍编织的工序,无需缴纳神仙钱,谁都可以去坊内欣赏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当然不会错过此事,去了之后,与众人一起穿廊过道缓缓而行,每一间屋子都有妙龄女修在低头忙碌,越到后面的屋舍,一件趋于完工的法袍宝光越是绚烂光彩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其实?#26032;?#19968;件的念头,只是初来驾?#21073;?#23545;于法袍一事又是门外?#28023;?#25285;?#30446;?#20215;无果,?#22815;?#24403;冤大头,不少的山上买卖,谱牒仙师的的确确要比山泽野修要更加省钱,之所以如此,就在于不?#24708;?#19968;锤子买卖,卖家出价,会多想几?#21046;?#29266;仙师的山?#32321;?#26223;,至于朝不保夕的山泽野修,拴在裤腰带上的脑袋说不定哪天就掉地上了,仙家山头谁乐意少挣钱换人情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相信彩雀府手头上会留有一两件?#20998;?#26368;好的法袍,?#32422;?#19968;批以备不时之需的宝库珍藏法袍,但是寻常修士开口,彩雀府当然不会理睬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便?#34892;?#36951;憾齐景龙没在身边,不然让这?#19968;?#24110;着开口,到时候与彩雀府女修要个公道一些的价格,不过分。

                若是彩雀府有那辈分不低的仙子,刚好仰慕这位北俱芦洲的陆地蛟龙,一定要原价售卖法袍,他陈平安也拦不住不是?

                离开天?#36335;?#30340;时候,陈平安满是惆怅,法袍一物,?#20998;?#20877;?#20572;文?#26159;宗字头的仙家,哪怕宝库?#24615;?#24050;堆积成?#21073;?#37117;不嫌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兵家甲丸的有价无市,便源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修道为长生,光阴悠悠,寒暑无忌,唯独怕那万一,仙家法袍,与那兵家的神人?#26032;丁?#37329;乌经纬、香火三甲一样,都是为?#35828;?#24481;那个万一,修士下山历练,有无法袍和兵甲傍身,云泥之别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刚离开工坊,就有一位气象不俗的女子修士缓缓走向?#32422;骸?/p>

                既然是找上门的彩雀府地头蛇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便驻足停?#21073;?#20027;动行礼。

                女子修士还礼之后,笑道:“我是彩雀府祖师堂掌律修士,武?n,止戈武,山君?n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心中疑惑,不知这?#24187;?#26126;先前不在坊内的彩雀府大修士,为何要来见?#32422;海?#20173;是跟着自报名号,“我姓陈,名好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半点不脸红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这位女修的名字,寓意真好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比陈好人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女修见多了过境修士的藏头藏尾,对此不以为意,稍作犹豫,便开?#20598;?#23665;问道:“冒昧问一句,陈仙师可认识太徽剑宗刘景龙,刘先生?”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笑道:“北俱芦洲谁不认?#35835;?#26223;龙?”

                在北俱芦洲,还是习惯称呼为太徽剑?#35879;?#24072;堂所载名字,刘景龙,而不是上山之前的齐景龙。

                此间密事,陈平安没有询问,齐景龙也未细说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哑然失笑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回答没什么诚意,但是好像还真挑不出毛病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微笑道:“我们府主如今闭关,但是府主当年?#34892;?#19982;刘先生一起游历过一段岁月,裨益修行极多,对刘先生的品行一直极为钦佩,只是这些年来刘先生始终不曾路过山头,被我们府主引以为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武?n也说得真真假假,彩雀府当代年轻府主,按辈分算是她武?n的师侄,只不过天资要好过她这位师伯太多,修?#26032;?#19978;,达者为先,北俱芦洲修士,很?#20808;?#22836;。自家府主?#38405;?#20301;刘景龙不但钦佩,还爱?#21073;?#25152;以此次不是闭关,而是循着先前祭剑,出自芙蕖国的那点蛛丝马迹,府主火急火燎去追人了,打算来一场无意间的邂逅。只不过这种事情,为尊者讳,武?n当然不好直言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瞬间了然。

                府主闭关,是山上仙府的头等大事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彩雀府和?#19968;?#28193;的祥和气象,不像,再者一位祖师堂掌律祖师,未必是一座仙家门派修为最高的,但往往是一座山头最有修行经验的,若真是府主闭关,武?n绝不会随随便便对一位外乡人坦言。加上那些彩雀府府主与齐景龙的客气话,陈平安就明白了,肯定是?#20302;道?#25130;刘景龙的北归去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便不再?#26691;獠匾?#20840;部,对方尽可能以诚相待,陈平安就投桃报李,说道:“我与齐景龙确实相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?#21482;换?#20102;两人相处时的称呼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心神微微震动,只不过?#25104;?#22914;常。

                先?#20843;?#34429;有几?#26893;?#27979;,可当对方承认与刘景龙认识之后,武?n这位金丹地仙,还是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道理很简单,先前邻?#24189;?#36793;山不高水不深的芙蕖国境内,刘景龙祭剑,那股谁都伪装不出来的“规矩”气象,被自家府主一眼看穿,断定了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时在刘景龙?#20037;?#39134;剑的旁边,分明又有一位剑仙跟随出剑,而?#19968;?#26159;一佩剑两飞剑!

                与刘景龙一起出剑遥祭战死于剑气长城的大剑仙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又不是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若是眼前这位看不出深浅的黑袍剑客,到了?#19968;?#28193;,哪怕展露出地仙剑修的修为,然后当面嚷着?#32422;?#19982;那陆地蛟龙是?#20004;缓?#21451;,武?n都不会相信半分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一位能够与刘景龙共同祭剑于山巅的陌生剑修,哪怕在彩雀府辖境,哭着喊着说老子不认?#35835;?#26223;龙,武?n都打死不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俱芦洲的山上,无论是谱牒仙师和山泽野修,都不怕这条陆地蛟龙,因为没人相信刘景龙会?#32435;?#26080;?#36857;?#20183;势凌人,以力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同时,?#25991;?#26159;上五境修士,且不说最后的胜?#33322;?#26524;,或多或少都会害怕刘景龙出剑。

                最?#19981;?#30334;转千回想事情、?#29260;怕?#22920;讲道理的剑修刘景龙,都选择当面出剑了,谁不会犯?#27490;荊?#26159;不是?#32422;?#19981;占理,真失?#35828;?#20041;?会不会从此沦为过街老鼠,失去诸多本是天经地义的种?#30452;?#25252;?山上修行,名声极其重要,哪怕?#24708;?#36947;邪修也不例外。随心所欲的嗜?#32654;纳保?#19982;有情?#31245;?#30340;狠辣出手,一个天一个地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刘景龙的强大之处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北俱芦洲这一代的年轻十?#35828;?#20013;,第一人,与第二人徐铉,性情迥异的两位天之骄子,却都会唯独对刘景龙?#25991;?#30456;看,对于刘景龙之后的七人,就都印象一般,尤其是如今北方第一大剑仙白裳的唯一弟?#26377;?#38089;,便曾公然宣称,刘景龙之后七人皆废物,这在当年曾经引起一场轩然大波,相传排在第四的野修黄希,还袭杀过徐铉,只是过程与结果都是不宣之秘,只是徐铉依然从不勤勉修行,喜好假扮文弱书生,携带两位捧剑?#20061;?#32487;续悠游山水间,黄希却沉寂了数年之久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问道:“武前辈,彩雀府可有多余的法袍可以售卖?”

                武?n笑道:?#30333;?#28982;是有的,就是价格可不便宜,这座天?#36335;?#23545;外公开半数工序流程的法袍,只是最适宜洞府境修士穿戴在身的彩雀府末等法袍,在这之上,我们彩雀府手头还珍藏有两种法袍,分别提供给观海、龙门两境修士,?#32422;?#37329;丹、元婴两境大修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武?n之所以主动现身,就是想要见识一下刘景龙的朋友,到底是何方神圣,若?#24708;?#22815;拉拢一二,锦上添花,更是为彩雀府立下一桩不小的功劳。

                山上修行,人人长寿,所以格外讲究一个恩怨的细水长流。

                今日水到渠成的一炷香火,说不定就是来年的一桩大福缘。

                当然?#34892;?#19968;开始不经意的言行举止,?#37096;?#33021;会是将来的灭门?#19968;觥?/p>

                北俱芦洲历来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所?#36828;愿对?#24847;主动开口询问法袍一事,武?n便感到轻松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    彩雀府与修士打交道,最擅长的自然是生意往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假设自家府主与刘景龙早年并无交集,刘景龙便是到了?#19968;?#28193;,又能聊什么?难不成聊道理,切磋剑术?

                此次是因为有刘景龙作为一座桥?#28023;?#27494;?n?#26049;?#24847;下?#21073;?#19981;然这位外乡修士进入渡口,即便他身穿一件被彩雀府女修看出大致?#20998;?#30340;珍稀法袍,武?n一样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会视而不见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问道:?#26696;?#38382;武前辈,两者价格是多少?”

                武?n没有直接给出答案,笑着邀请道:“陈仙师介不介意边走边聊?我们?#19968;?#28193;有座茶肆,以?#19968;?#27700;煮茶,茶叶亦是彩雀府后山独有,老茶树总计不过十二株,在明前雨前时分,交由山门饲养的一种珍禽彩雀采摘下来,再令修士以秘法?#31895;瞥赏牛?#26366;经被一位大文豪在传?#26391;?#38598;当中,亲?#35270;?#20026;‘小玄壁’,沸水茶汤有?#27973;?#36215;潮落、斗转?#19988;?#20043;妙,这座茶肆不对外开放,我们可以去那边详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当然是入乡随俗,客随主便。

                若是这茶饼小玄壁,可以与那法袍一起售卖,就更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毕竟陈平安如今还是个游走四方、开门买卖的包袱斋,物以稀为贵,只要世间无我独有,自然价格随便开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种有希望把买卖做得很?#36130;?#30340;稳赚生意,陈平安来者不拒,就像当年在壁画城买下那些成套的廊填本神女图,就与少年庞兰溪?#24179;?#20102;半天,为了成功砍价,陈平安差点没在铺子里边当伙计帮忙?#34527;印?/p>

                到了那座客人寥寥的僻静茶肆,武?n与陈平安径直来到一座临湖水榭,有女修露面,负责煮茶,武?n介绍过后,陈平安才知道竟是茶肆的掌柜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说彩雀府库藏头等法袍两件,中等法袍十六件,价格悬殊,前者十五颗谷雨钱,后者不过五颗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思量一番,法袍要买,但不是当下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是捉襟见肘到了买不起一件彩雀府上等法袍的地?#21073;?#38472;平安这趟游历,还是一直在挣钱的,别的不说,春露?#28304;?#22303;寸金的老槐街?#22827;?#25995;,还有那座从柳质清那边半买半?#25484;?#32780;来的玉莹?#25314;?#23601;都是可以换取大把神仙钱的家当,再者陈平安身上的值钱物件,还是有一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此后走渎游历,山水迢迢,法袍对于陈平安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必须之物,所以不用?#20598;薄?/p>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也没有太过矜持,直接询问武?n的彩雀府这边,能否帮忙预留两件法袍,他在近几年之内,无论买或是不买,都会给彩雀府一个明确答复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其实还真怕遇到一位大财主,一口气就要买下全部彩雀府的法袍库藏,到时候每卖一件,就等于亏一?#26159;?/p>

                毕竟彩雀府的法袍从来不愁销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哪怕与对方这位姓陈的年轻贵客,攒下了一份香火情,彩雀府到底还是要肉?#37048;?/p>

                可对方如此说了,就让武?n的?#37027;?#24840;发轻松,帮他预留两件而已,不管买卖成不成,对方都欠下彩雀府一份人情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平时不太?#19981;?#22810;聊的武?n,便多说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这让那位煮茶的茶肆掌柜女修,十分惊奇,对于那位和颜悦色的背剑年轻人,便又高看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毕竟是一位山头掌律老祖,一般来说是从不亲自插?#26893;?#38592;府生意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是个耐心极好的,只要武?n开口说话,便不会低头饮茶,唯有武?n言语告一段落,才举杯慢饮,掌柜女修递茶之时,都会道一声谢。

                言语?#25104;?#21487;以作伪。

                眼神气象却难假装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位掌柜女修便愈发笃定此人,是一位出身山巅仙家豪阀的谱牒仙师,例如那位风评极好的云霄宫杨凝性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此期间,武?n当然少不了为自家彩雀府法袍打造之精妙绝伦,很是宣扬了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俱芦洲的山上重器打造,属于当之无愧第一流的,是三?#25797;?#38136;造的灵宝护甲,恨剑山仿造各大剑仙?#20037;?#29289;的飞剑,佛光寺的被赤衣、?#20065;?#34915;和青绦玉色总计三色?#21334;模约?#22823;源王朝崇玄署云霄宫炼制的鹤氅羽衣,此外还有四座山头,各有奇物,其中老君巷打造的法袍,销量之大之好,冠绝一洲,只不过老君巷法袍?#36127;?#20840;部被琼林宗垄断,价格一直居高不下,溢价极多,不过老君巷每甲子出一件的莹然袍,依旧是北俱芦洲剑仙之外所有上五境修士的首选。

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老君巷还专门提供世俗王朝?#23454;?#21531;主披挂在身的“大阅?#20303;保?#21487;谓?#36824;?#26497;?#25314;?#21326;美异常。

                ?#30452;?#23665;上修士讥讽为中看不中用的“绣花衣?#36873;保?#20294;依旧被人间君主无比推崇。

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就是武?n所在的彩雀府法?#37048;?/p>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心里有数。

                彩雀府输给那老君巷的,是打造类似上五境莹然袍的?#24187;?#19978;乘秘法,这是求不来的机?#25285;?#20877;就是彩雀府修士的数量,?#32422;?#20247;多天材地宝的来源。其?#23707;?#20004;者,可以争取,例如与北俱芦洲生意做到最大的琼林宗合作,彩雀府只需要保留关键秘术,琼林宗帮助提供财宝,不过如此一来,彩雀府很容易被琼林宗拿捏,一个不小心,数百年之后,就会沦为藩属门派。

                而琼林宗在北俱芦洲的口碑,实在不算好。

                关于这座财源滚滚的琼林宗,各路山上修士曾经编造出无数的“楹联?#20445;?#36192;予琼林宗与那位靠着神仙钱硬生生堆出玉璞境的老祖师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那个流传最广的两袖清风琼林宗,绣花枕头上五境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实还?#34892;?#22810;更损?#35828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价廉物美琼林宗,天下无敌玉璞境。

                童叟无欺琼林宗,碾压剑仙玉璞境。

                从不坑人琼林宗,真才实学上五境。

                水榭饮茶,凉风习习,双方相谈尽欢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打算在此休憩,等待那艘子时启程去往龙宫洞天的渡船,便与武?n言语一声,武?n笑言无妨,还?#24895;?#37027;位掌柜女修好好待客。

                武?n离去之后,陈平安又告罪一声,说是多有?#24230;?#20102;,茶肆女修?#34892;?#21463;宠若惊,说了一句剑仙饮茶、蓬荜生辉的客气话。

                入夜后。

                陈平安独自坐在水榭当中,闭目养神。

                清夜无尘,?#24459;?#22914;银。

                夜深人静,月明异乡,最容易让人生出些平时藏在心底的思念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有所念人,隔在远远乡。

                宁姑娘是如此,刘羡阳也是如此。至于泥瓶巷的小鼻涕虫,大概更是如此了。

                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辽宁十一选五娱乐平台 黄大仙二肖中特 免费大公开一码中特 排列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会不会假 排球比分规则 双色球开奖新闻 守号中七乐彩大奖 中国福利彩票中奖新闻 齐鲁福利彩票走势图 厦门福彩中奖去哪里领 天津快乐10分软件下载 四川快乐12查询63期 刷彩票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肯定牛